超过临床执业医师合格线

2018-07-04 14:17

  第二个挑战是运用医学知识去分析和解决问题,这是机器人是否能做对考题的关键。研发团队提出了包括“关键点语义推理”“上下文语义推理”“证据链语义推理”在内的多尺度融合推理算法,让机器具备了词汇、句子、段落间的多层次推理能力。答题时,医考机器人通过自主思考首先对题干和选项进行全面分析,在拥有的医学知识库中为每个选项寻找成为正确答案的可能证据,香港纶坛精英三中三,衡量评估题干、选项和证据三者之间的相关性和可信度,最终对各个选项证据得分进行综合决策,得出考题的答案。

  科大讯飞医疗总经理陶晓东告诉南方日报,“智医助理”通过考试靠的并非是题海战术,也没有题库可循,必须要从认知智能的角度解决问题,这也是“智医助理”攻关的核心点。

  研发过程中遇到几个挑战。陶晓东说,一个挑战是海量的医学知识在计算机中如何表示:传统上基于搜索的方案,以及构建结构化知识库的方案,面对纷繁复杂的医学知识都明显能力不足;近几年来发展迅速的知识图谱技术也不足以满足描述医学知识的需要。为此,研发团队提出了一整套“语义张量”方法,通过学习人民卫生出版社五年制医学本科的全部教材、临床指南和经典病例等资料,获得医学领域“张量化”的概念表示和关系表示,让机器拥有了庞大的医学知识库。

  陶晓东介绍,“智医助理”是让人工智能去学习海量的医学知识,让人工智能具有分析理解和逻辑推理能力,真正地自主分析自主理解。这样的产品不仅能够参加考试,经过简单的产品设计很快就能投入使用,真正地对医生产生帮助。

  11月6日,国家医学考试中心正式对外发布了“2017年临床执业医师综合笔试”合格线,在本次测试中,科大讯飞的“智医助理”取得了456分的成绩,超过临床执业医师合格线(360分),属于全国53万名考生中的中高级水平。

  除此之外,“沃森”还拥有持续学习能力,每三个月一次海量数据更新,提供最新的治疗方法以及汇整相关研究文献。对于“沃森”来说,它可以在短时间内阅读数据库内的千万页资料,然后将学到的所有知识应用到新的案例中,根据医生输入的病人的指标信息,最终提出个性化治疗方案给医生参考。

  陶晓东说,这两部分组成了“智医助理”医考系统的核心引擎,使医考机器人具备了高效的知识表示能力和深入地运用知识进行推理的能力。

  AI利用语音识别等技术,能够大大减轻医生写病历的负担;在医疗影像识别和文献“阅读”等方面,AI更能发挥其“见多识广”的优势。

  能读:随时学习最新医学文献

  横空出世的人工智能Alpha GO连续战胜人类棋手,在围棋领域确立了人工智能的领先地位,其研发者表示,人类在长时间的比赛中会因疲劳而犯错,但电脑不会,人类可能一年只能下1000盘棋,而Alpha Go一天就能下100万盘。进入医疗领域的人工智能,同样拥有强大的学习能力,而医疗AI的学习对象,不是棋谱,而是医学文献。

  Alpha GO诞生之前,早在1996年,IBM的“深蓝”就上演过击败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的纪录。而“深蓝”的后裔IBM“沃森”这些年也在人工智能医疗领域发力。据了解,沃森肿瘤(Watson for Oncology)是IBM联合MSK(纪念斯隆?凯瑟琳癌症中心),基于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癌症治疗指南和其在美国100多年癌症临床治疗实践经验,历时超过4年培训的成果,共收录了1500万页的医疗内容,包括200本医疗书籍和300份医疗期刊。

  随着人工智能发展,医疗机构引入AI已不罕见。国内外多家医疗机构开始引入IBM沃森协助进行肿瘤诊疗。科大讯飞同安徽省立医院成立“医学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落地多项AI医疗“黑科技”,并开始为县级医疗单位提供人工智能医疗服务。

1 2 3 下一页